路生彷徨

路生彷徨

Tags
日常思考
路的故事
Created
Jul 16, 2015
人,总有在路上的时候。
人,总有彷徨的时候。
可是,我总是把这两者叠加在一起。
在晚上的时候,夜黑的彻底,安静的晚风吹着香樟树摇曳不定,街灯更换着斑斓的颜色与夜色相依,在街灯下,影子清晰,在夜幕里,缓缓慢移。
影子,是个随形的东西,而影子又常常和路联系再一起,甚至只有在路上的时候,我才会不经意间会注意到影子。我和自己的影子在一起,我感觉自己才做回了短暂的自己,忘记一天的作业,整理一天的思绪,自顾自的疾跑骤停,自顾自的哼唱歌曲,自顾自的急性发挥,自顾自的暗自悲喜。而就是在这巧妙的结合中,我在彷徨着,自己都看不清那个多变的自己,模糊了真实的含义。
在大街上的时候,我是一个人,我想我应该是有目的地的,我在清晰的朝着哪个地点前行,或急或慢,或快乐或悲伤。记忆里,若是在走,从不曾没有目的的,就算和朋友无路可去的时候的游街也是在寻找着哪个容身之所,而这种行走总会让我紧张,让我充满顾虑,让我在人潮中突然沉默,淹死在笑声里,就像我一直在想,在海洋馆里隔着玻璃看的那个热闹的世界,心情会只有震撼吗?
相比之下,我向往草原,向往看风吹草地现牛羊的一览无余,向往看鸿雁对对排成行的淡淡忧伤,不需要蒙太奇式的长镜头把复杂的生活拼接在一起,我只需要摇动镜头一周,马场,牛,羊,草原尽收眼底。
在大街上,穿过汹涌的人群,我在彷徨着,在热闹的风里,模糊了对自由的追逐。
在远行的时候,这时的路,它连通着这一座城和另一座城,这个地方到那个地方,坐在汽车上,火车上,周边都是说不上话的陌生人,一个人呆坐着,看着窗外不断后退直到再也不见的风景,看着拍打在玻璃上的雨水留下的布满星辰,就如我也是个过客一样,也是凡世的一粒埃土一样,被孤立在这热闹的车厢里,像被包裹在一层透明的介质里,我出不去,他们也进不来。
车站的喧嚣与拥挤模糊了告别,只留下不熟悉规则的我假装镇定自若,月台也失去了它原来该有的作用,那里现在没有停留,候车的人都被钟表规定了行程,只能用理性暂时忘却别离的哀愁。在这样远行的路上,我在彷徨着,那些来不及抒发的内心脆弱,模糊了表达。
在听歌的时候,在码字的时候,我依旧在路上,那些关于音乐,关于文字的路,若隐若现。在你们的眼里那可能只是我的一个梦,可于我,那就是实打实的未来,喜欢《栀子花开》中安頔对梦想的诠释。当我坚定了一个比杂念专注一点的念想,那些该走的流程都只是流程了,对别人来说,读书,大学是一生的梦想,但那毕竟是别人, 不是我,没必要为了荣誉重新来过。
插上耳机,在歌声里,在歌词中,徜徉。关上杂念,抬头看着窗外,在脑海中,寻找书写的灵感。蒋方舟说她的生活是服务于写作的,我深深怀疑,至少我认为写作是服务于生活的,就像马頔也会说音乐不是他的全部。梦,总是美好的,这也是我唯一忘记了彷徨的路,可有位玩音乐的人说,没有什么能让你时刻感动,音乐一停,生活就来了。与我又何尝不可迁移。在这追梦的路上,我彷徨着,关于生活与梦想。
人生彷徨处又岂止于此,我还年少,还要以时间为媒,去经历。
路,还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