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戏剧的大门——《雷雨》

打开戏剧的大门——《雷雨》

Tags
看剧记录
Created
Oct 24, 2019
作为一个伪文青的愤青,对于诗歌、音乐和书籍这类能够体现作者深度思考的东西我是有执念的,我常常愿意花时间去读一首好诗,听一首有力量的歌,或看一本大师的书,而戏剧是一个我很难参与进去的领域,主要是限制于资源的来源,很难随心所欲的去看一部饱受好评的话剧,去体会大师带给我的戏剧的冲突。
戏剧不同于小说之类的其它文学体裁,更不同于电影,小说可以潜入思想和感情,通过微妙、紧张和诗化意象在读者的想象中投射出内心冲突的混乱和激越,电影要跻身于社会和环境中来表现个人外的冲突,常常在一些时代背景下我不忍看一些写实电影,因为太像生活。戏剧不一样,更具文学性的对白总是给人以享受的,台上的人对观众倾诉衷肠,观众只能在小小的舞台范围内思考这个社会,剧终时的谢幕打破一切幻想。
研究生来到北京后,看剧的资源就非常多了,加上我非常幸运的被身为喜剧迷的王师姐收入门下,从此我就跟着师姐闯荡各大剧院啦!国庆前师姐就早早开始抢票,使得我人生意义上第一部走进剧院看的话剧竟然就是人艺版的《雷雨》,这部标志着中国现代话剧成熟的里程碑式的作品,也是我第一次在课本里学习到的新的文学体裁代表作品,如今展现在我的面前了。
notion image
和《雷雨》的缘分,大概就是从高中课本开始的吧,这几天回头有找出来拜读了一下剧本,当时课本里面选段是剧中的第二幕,鲁侍萍和周朴园相见,周萍打鲁大海的那一幕。当时,把《雷雨》当作戏剧这一全新接触的文学体裁来读,思考剧本中的遣词造句,分析每一个语气词的作用,老师讲解了这部戏的背景后,更加感觉这是一部有力量的剧作,不然我也不会唯独对这部剧有如此深刻的印象。
这次看的雷雨是北京人艺 2004 年原班人马演绎的版本,但作为一个戏剧萌新对杨立新、龚丽君这些老师的大名当然不熟悉,但他们演绎的角色确实让我信服。也许是因为书《家》里面老大觉新的悲剧角色令我太多同情,我最偏爱周朴园这个角色,原先对周朴园的理解是一个该被无情批斗的资本家,但又是怀念着曾经挚爱的有情之人,而杨立新老师的周朴园让我看到了更多东西,他一面扮演着严厉的封建家长拥有绝对权威的角色,而又会在夜深时突然表现出对周冲的慈爱,这里周冲对父亲的反常举动的表现更加凸显了悲情;他一面怀念着曾经挚爱的女人,三十年过去了客厅还摆放着旧时的家具,而在重逢相认后警惕的问出“说吧,你要多少钱?”的问题。我认为周朴园是本部剧最大的悲剧人物,就像《家》里面的老大觉新一样,可以明明白白的看到封建社会对他的毒害。对于蘩漪,这一版的《雷雨》以蘩漪为主角,这一点的设计在观看之前我是持怀疑态度的,但龚丽君老师演绎的蘩漪,从被迫喝药时候的绝望与愤恨,到苦苦哀求周萍留下时的渴望与失望,一个曾经心如止水,又被周萍与她的乱伦之情拯救,而后希望被再次浇灭时努力挣扎的女人活灵活现,第三幕中在窗外的黑影猛地关上窗户,配合舞美的设计是那么有力的控诉但其实又是那么无力的反抗。
因为知道这是一部彻底的悲剧,所以我是带着很沉重的心情在看的,但是剧院里却一阵阵的响起刺耳的笑声,可能是剧作改变上确实令周萍懦弱的角色、周冲单纯的角色容易产生喜感,我只能理解成这种喜感更能体现讽刺的意味了。
看到别人写的一句话,“经典戏剧之所以有经久不衰的魅力,就在于它能够超越时空的内容,用最原汁原味的内核打动观众。”,或许这就是《雷雨》几十年来一直重演的普世价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