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里下雨了,你那里呢?

我这里下雨了,你那里呢?

Tags
日常思考
路的故事
Created
Sep 18, 2015
都到了一个全新的环境,你们没说,但是我多少知道都会不那么适应。文重庆说我们都说着蹩脚的普通话,可是昨天从图书馆回来的路上又说这样语言切换中都忘记监利话怎么说了,呵,我又何尝不是觉得怪怪的呢!
这几天在继续读《务虚笔记》,还在和史铁生在文字里绕来绕去,一个又一个难懂的概念让我想起读《霜冷长河》时的痛苦,我且先硬着头皮和该用时间去消磨的的道理硬碰硬。
他说,一切被意识到的生活都是被意识修改过的,它们只是作为意义的载体才是真实的,而意义乃是现在的赋予。
我在你们心里在什么位置,是否现在赋予的意义已经有所改变,反正你们在我心里,从未被取代,未来我不知道,至少现在我还会跟你们打打电话,发发语音,聊聊闲话,分享彼此,努力去猜语气间的委屈心酸,努力去用码出的字去表达自己,总之我甚是想念。时间冲淡一切,但是我们都是嘴上一句带过心里却一直重复的人,不该忘的怎么会忘。
那天我们寝室在聊女孩,你们说我们是流氓,哈哈。其实,话题从一个一个萌妹子渐渐演变成了我们短暂的有生之年遇见的那些好女孩,开始我选择沉默,最后我聊到了转钟,久久难以入睡。我用蹩脚的普通话一一说起,谁谁我们通信多年,谁谁我们闺密相待,谁谁笑点好低,谁谁好任性的,谁谁天真的要命……
时隔一年又回到了寝室生活,我还是那个老毛病,总喜欢放着那些大家都不喜欢听的歌,我希望那些单调的旋律在他们耳朵里也充满意义,虽然他们没说,但我也在尽量找eason的歌来“撑场面”,毕竟我早有自知之明。
但是昨天蹭有闲时流量想把之前列出的几首歌下下来,想起张静说她喜欢许巍,我就发了信息问问求推荐,毕竟我对许巍的认知停留在《喜悦》《旅行》《蓝莲花》上,最后如我期待的那样走到了民谣这个总话题,我太兴奋,他说赵雷,我在说赵照,他开始说马頔了,我还在说赵雷的《画》,混乱的对话,呵呵。
我在想,今生是不是和带jing音的有缘呢?
前天刚结束广播台的面试,在开始前,我拼命的想在寝室几个的口里套出点面试的经验,甚至为自己想好了一套台词,最后去面试的时候不小心来早了,排在了第二个,一上去才发现先前的准备都是然并卵,整个都没按常理出牌,不是稀烂的节奏,而是表现的我自己都有点惊讶,轻松自如的讲起和台下广播台段学姐的故事,哈哈,非常感谢她,天天都在给我鼓励。现在还在等二轮笔试,希望一路顺利,然后我告诉你们广播台的公众号叫BbangRadio,你们听话的乖乖的关注。
写到着发现自己真的不会讲故事,特别是自己的,我不敢想象你们读起来有多困难,这个我就不管了,懂得的人懂就好,祝安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