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音乐

关于音乐

Tags
日常思考
路的故事
Created
Aug 4, 2015
一直想写点什么适合音乐有关的,但一直不知该从何下笔,网络上的乐评很多,那些把音乐这种理解起来本就因人而异的虚无缥缈的东西用文字表达出来,是我几乎无法完成的事。音乐,是词曲唱结合的艺术,是靠耳朵听出来的感动,是我才疏学浅,表达不了那些未曾经历的东西。所以,我决定来讲讲我和音乐的故事。

许嵩

“我说Vae,你要清醒别再轻易掉眼泪。我说Vae,是是非非你要勇敢去面对。我说Vae,该放就放别让自己那么累。无所谓,自由自在的飞,让梦纯粹,静候轮回。”许嵩,是我真正的第一次喜欢一个歌手,想要学会他所有的歌,了解他的故事,跟女同学一起写着“音乐纯粹,爱Vae绝对,小Vae不红,天理难容”的口号,是有些俗,但是心里总是开心的。记得许嵩是胡扬发现的,真正介绍给我的是杨静和易欣,从《玫瑰花的葬礼》开始,就喜欢那歌里的伤感,那声音的细腻。杨静说他的心分成四块,许嵩就占一块,喜欢这种单纯的喜欢,我喜欢许嵩的歌,就渐渐地带入了一份执着,对那种微妙的友谊的执着。时间推移,已是六年,那种熟悉感在渐渐地从生活的谈资中淡去,却在那些熟的不能再熟的旋律中日渐厚重。

陈奕迅

“谁都只得那双手,靠拥抱亦难任你拥有,要拥有必先懂失去怎接受,曾沿着雪路浪游,为何为好事泪流,谁能凭爱意要富士山私有”《富士山下》是听Eason的第一首歌,因为是粤语,完全没有林夕介入我的欲望,对我来说,一首好歌,必须有好词,喜欢林夕这种生活化的歌词,简单,温暖,可是这些大多从Eason口中表达出来。对Eason的歌,是不用言明的经典,熟到不能再熟,几乎是《小苹果》这种神曲一样,你一遍原版都不用听你都一定会过的,不要再说了,快忍不住了,开口就得唱了。许嵩占据了初中,那Eason绝对是高中我们班共同的记忆,多少次班会上多少次被唱,多少次KTV又有多少Eason的歌被点,太多记忆,还有我们的十年之约,共唱《十年》,高中,感谢你们。

马頔

“总有一天我会变成一只不再垂涎自由的鸟,在你的笼子里陪着你衰老,就算孤岛已没有四季,也没人提及你的美丽,我还是要飞去那里。总有一天我会放弃天空步履蹒跚,你在你的未来双鬓斑白,所有那些过往悲伤的离别再与你无缘,亲吻你最后的时光。”很喜欢跟龚黛琪,邹嘉莹讨论那些跟梦想有关的东西,像很多人一样,认识马頔从《南山南》开始,故事还近,依旧清晰。那天龚黛琪随便的跟我提了《南山南》,她是在一个歌单中找到的,歌单主题是最需要走心的歌,我没太在意,在她再三催促之后,蹭wifi之余就点开听了,“你在南方的艳阳里大雪纷飞,我在北方的寒夜里四季如春”,这是第一句,原谅我太容易沦陷。听遍了马頔的第一张专辑《孤岛》所有的歌,我不想再评论,被马頔虏获的一年里,牺牲了几乎全部的早晚读。马頔说,你听到这首歌的时候,它就已经和我无关了,你掉的眼泪,才是只有你自己知道的故事。我不太懂,出于好奇,我还是尽力挖出故事,微博,豆瓣小站,一个,能去的地方都找过,最后我被自己的愚蠢逗笑了,好吧,我还会按自己的理解去解读答案,甚至,不需要答案。他说自己不是明星,他只是个唱歌的独立音乐人,我且不管他是否会变,但这就是我追求的生活态度,和兄弟一起保持生活的热度,也留给自己哀愁时的冷漠。

郝云

“慌慌张张,匆匆忙忙,为何生活总是这样,难道说我的理想,就是这样渡过一生的时光。不卑不亢 不慌不忙,也许生活应该这样,难道说 60岁后,再去寻找我想要的自由。”一直对郝云没什么好感,春晚上一首《群发的我不回》旋律朗朗上口,而主题却完全动摇不了我这颗一心一意走文艺范的民谣心,直到《活着》这首歌,让我听到了对现实的共鸣。我以为音乐就是和梦想挂钩的东西,郝云让我知道,梦想也可以是你实实在在的未来,可我一直在渴望,却一直未曾敢想。他写的词满是生活,却配上了旋律,唱出来摇滚的热烈,民谣的忧伤。

刘明汉

“我会迎着风 一直往北奔跑,路过每一座有关回忆的城市,似曾相识的地点,尘封的画面,在一点一点被霜雕刻容颜。我会迎着风 一直往北奔跑,有一片云会记得我的踪影,那些树梢上的雪,袅袅的炊烟,也会一点一点被光阴消散。”
对于刘明汉,从《远方》开始,那时第一张专辑《树影年华》才刚刚开始发行,还听不了,了解他,就全靠这一首歌。《远方》对我是属于那种听一遍没什么感觉,多听几遍就爱不释耳的类型,整首歌就是一首诗,画面刻画的清晰,动人。我有时会想,一首歌的完成是先有词还是先有曲,刘明汉的每一首歌都是一首极美的诗,关于爱情,关于现实的颠沛流离,不可思议。
一旦把一件事烙上了梦想的印记,我要做的就是默默守护,执着靠近。音乐是在每一次迷失方向,不太清楚自己是谁的时候让你安静下来,静静思考的毒药,你无权选择,只能沉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