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熬夜就是一场孤独的战争

一个人的熬夜就是一场孤独的战争

Tags
日常思考
Created
Apr 15, 2017

 
为什么要写这个标题,纯粹是因为不知道该写些什么,毕竟大学生活也近乎过半了,从何说起是个庞大的逻辑问题。
所以,归纳起来貌似只有熬夜是一个长期坚持的过程。
一个人的熬夜,就是一场孤独的战争。
 
 
大学以前也或多或少的熬过夜。
高中前两年住在学校宿舍会偷偷地打上手电躲在被窝里看书,或是和头对头的室友聊到半夜三更,但是学校的一些规定也都制约了我的放肆。高三住在校外,偶尔会熬夜刷题或是查资料,但是总规也会担心第二天上课的质量。
 
然而大学以后,熬夜在不知不觉间,就变得好像吃饭,或是喝水一般的日常。
 
夜深的时候,我不会去管台灯所没有照顾到的地方有什么动静,台灯的光分割了这本来就狭小的空间,边缘化了一些人,你望一眼,会发现同样的光也把你分隔在了他们的世界之外。于是,各自找着各自的乐子,索性带上耳机,只需用电脑屏幕投下的方寸光明占据我的所有思绪,和这个隐隐约约的世界来个一了百了,这时候的夜晚,吵闹的很,只不过吵闹的是人们的思绪,我一直怀着夜晚比白天思考的效率更高的想法。就像我白天敲这么一大段文字换做我熬夜来写,会有一大段的废话被我删个干净。熬夜的时候的思绪,一部分需要咀嚼的在脑子里翻腾,一部分无关紧要的被夜色吞食,没有意义的文字和思考,就该被吞食。
 
然而,夜晚总该用静谧这个词来形容吧,不然当我偶尔摘下耳机的时候,也不会被静的可怕的周遭吓到,就像梦里忽然惊醒,睡眼惺忪。
 
惊醒?没错就是惊醒,忘我的时候总是会忽略事情的根本,那就是为什么要熬夜。
 
尤其是在室友一个一个爬上床,关掉宿舍的白炽灯,只有我一个人在下面陪着自己孤零零的台灯;对面宿舍楼的灯顺时熄灭,只留我和楼栋间米黄色的路灯作伴;阳台外的天一点一点变亮,只有我一个人带着耳机麻痹自己……
 
只剩下自己的时候,思绪犹如水库开闸放水,呼啸着从脑子里涌出来。大多数时候我是心甘情愿的去完整自己想完成的事,但有时也是逼不得已的去做一些我认为没有意义的事情。但是到底为什么要熬夜呢?
 
一个人熬夜的时候,就是一场孤独的战争,面对千军万马总会力不从心,总会一不小心就陷入这种看似无解的循环中。其实,结束循环的方法很简单——去睡觉就好。今天在朋友圈看到一条动态写道:“是不是码够20万字就可以出书了,也只有睡觉的时候干净梦想近在咫尺。”但不知为何,我总对睡觉这个选择视而不见,宁愿再挣扎十分钟、半个小时、一个小时,也不愿意爬到床上做一个舒服的梦,和这位朋友一样做个黄粱美梦。
 
或许,我是在害怕,几天的事情加在一起,让我陷入另一个循环——拖延症的循环。
 
一个人的熬夜是一场永远没有结尾电影,而我们是主角。在长长的走廊里,地板上游动着不知从哪儿照过来的光,走廊的两旁有无数扇门,却一扇也打不开。我们听着走廊里回荡的清脆的脚步声,心脏跟着咯噔咯噔地跳,恍恍惚惚地向前走。尽管我们觉得我们已经走了很久了,也试着拧了很多拧不开的门把,却还是走不到尽头。
 
灯熄灭的那一刻